• 首页 > 文学大全 > 天医渡邪皮剑青
    天医渡邪皮剑青李静然皮剑青小说大结局

    天医渡邪皮剑青李静然皮剑青小说大结局

    天医渡邪皮剑青
    小说《天医渡邪皮剑青》是一部虐心指数五颗星的短篇悬疑文,李静然皮剑青为书中的主要故事人物,小说由王牌作家“净明乔倾心写作,主要讲述了:我交织在了一起。“呀,皮哥在那里。”四目相对,朱栩诺惊讶的朝我伸出了手。所有人都叫我傻子,只有朱家的女儿朱栩诺喊我叫皮哥,也就是她的这一声皮哥,让我内心那被浇灭了的希望之火,再次熊熊的燃烧了起来。被朱栩诺发现之后,我便躲不下
    作者:净明乔 更新时间:2022-06-23 16:47:39
    开始阅读
    天医渡邪皮剑青章节

    第6章

    听到朱栩诺的这句话,我整个人都呆住了,这一刻,我的眼中便只有这个蒙着面纱的白裙姑娘,她,就是我的全世界!

    李朱两家人走后,赵申金家几人面面相觑,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不退婚,他们更没有想到,事情会进展到这个地步。三人议论了一阵之后,便招呼着各自的女儿离开了。

    金妍儿等到所有人都走出大厅,才动身离开,这个影视圈的当红小花,在经过我面前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说道:“傻子,我问你,我真的很丑吗?”

    要是换做平时我肯定就直接打击到底说她丑了,可是经过和李静然的对比后,我发现金妍儿只是觉得我傻才不愿意嫁给我的,人并没有多坏。

    这次这个女明星凑的我很近很近,近到我都能够感受到她身上那温热的香水味,我又仔细的端详了一眼金妍儿的脸蛋,她的五官立体端正,即使是素颜,也十分的美丽。

    “你说话呀,傻子!”这个姑娘倔的很,非得到我这里得到答案不可,由此可知,我刚刚说她丑的那番话,确实是伤到了她的自信心。

    我就直好冲着金妍儿傻笑,一边笑一边说道:“你要是做我老婆,我就觉得你好看。”

    “哼,你想的美!”金妍儿被我气的小脸通红,就不再言语,转身就要离开。

    在金妍儿就要走出药铺的时候,我叫住了她,望着一脸惊讶的金妍儿,我淡淡的说道:“你老爸毁了我奶奶的约,你最近别拍戏,担心会出事!”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刚刚在端详金妍儿的时候,看到她左眼眉毛处突然多了一颗淡淡的黑痣。

    红痣吉,黑痣凶。

    出现在金妍儿眉毛处的那颗痣在风水上称为霉痣,预示着这当红小花金妍儿在事业上会遭遇重大的滑铁卢。

    我之所以愿意告诫金妍儿让她不要拍戏,一是缘于奶奶的叮嘱,对于那些毁约发生变故的家庭,我必须得帮助她们。二是在我的内心深处并没有那么的反感金妍儿,这个影视圈的当红小花,更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让人不觉得有那么的讨厌。

    “你,你,你不傻?”金妍儿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我的叮嘱,而是呆呆的望着我,怎么都不相信,我竟然能够和正常人一样说话。

    我没有回答金妍儿的话,而是重新恢复了一脸傻笑的模样,呆呆的望着金妍儿。

    “哎,原来是兆山伯伯的净神符的后遗症!”金妍儿小声的嘀咕了一声后,抬头看着我说道:“傻......皮剑青,我走了,希望你明天好好的活着哦。”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追上了走远了的金河。

    我望着金妍儿离开的背影,心里一阵无语,这小姑娘,到底有没有把我刚刚的叮嘱放在心上啊?

    等到这些人走远以后,我收回了脸上已经僵硬了的傻笑,转身走到了奶奶的牌位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奶奶,朱家千金朱栩诺遵守了您的约定,我终于不用再装傻子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这是奶奶走了一年以后,我第一次流泪。

    从九岁开始,我就一直在装疯卖傻,准准九年的光阴,别人家的小孩都过着五彩缤纷的童年生活,而我的世界却没有任何的颜色,这其中的苦楚,没有人能够体会。

    还好,朱栩诺继承了五百年前朱家皇朝的骨气,给我解开了命运的枷锁!

    我又想起了朱铠基脸上闪过的那道红光,心里不由的担心了起来,我冲着奶奶的牌位说道:“奶奶,不是孙儿不听你的话,朱家有恩与我,要是朱家真的出事了,孙儿我还是要出手相助的。”

    啪嗒!

    我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屋内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奶奶的牌位就从供桌上摔落了下来,重重的砸在了水泥地上。

    我赶紧爬了过去,将奶奶的牌位捡了起来,当我看到手中的牌位的时候,心顿时就沉了下来。

    奶奶那用上好的木料打造而成的牌位,竟然从中间裂开了一道裂缝,显得格外的刺眼!

    望着奶奶牌位上出现的这道裂缝,我心中又惊又怕,我知道,奶奶的在天之灵应该是听到了我刚刚说的那番话,她在警告我,让我不要意气用事。

    “奶奶,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会等到有悔婚了的家庭,反悔后,在出手的!”说完,我重新将奶奶的牌位放回了供桌之上,拿起了一旁上好的长香,点着之后,就放进了香炉之中。

    可是奇怪的是,在我手中还燃烧着旺盛的长香味,进到奶奶的香炉之中,就自动熄灭了。

    望着空中那散开的白烟,我眉头就皱了起来,十分不解的的盯着奶奶的牌位,说道:“奶奶,我不是已经不用装傻了吗,你为什么还不吃我的供香?”

    以前,我也给奶奶上过香,都和今天一样,点不着。我知道奶奶的意思,要是外面的人看到我给奶奶点香了的话,就知道我不是傻子,我会有性命之忧。

    但是现在我已经不用装傻子了,我实在想不通,奶奶为什么还不肯吃我的供香。

    就在我无比疑惑的时候,香炉里的香灰动了起来,在香炉里出现了两个字:“营业!”

    看到营业这两个字,我瞬间明白了过来,奶奶这是要我以天医的身份,开馆接诊了!

    奶奶说过,我十八岁这天,黑白双煞还会来找我,我要想活过今天晚上,就必须得以天医的身份,开门接诊十伤亡魂了!

    在风水圈有个规矩,一旦天医开始行医,任何人都不得打断,否则,打断天医行医的人,将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于是,我从奶奶留给我的天医箱子里,翻出了两盏皱巴巴的灯笼,挂在了药铺的门口,这是用人皮做的人皮灯笼。

    人皮灯笼挂上,代表天医馆开张,有需要的亡魂可以随时进药铺来问诊。

    自从九年前,奶奶离开这个世界后,这两盏人皮灯笼就再也没有挂上了。这次是九年来,人皮灯笼第一次挂上,也是净明道第二十七代天师首次行医。

    挂完灯笼之后,我重新点燃了香炉之中那三支香,这一次,香炉中的香终于没有熄灭,在我满脸泪水的注视下,安静的燃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