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文学大全 > 三个师母
    陈不凡澹台皓月热门小说全本资源

    陈不凡澹台皓月热门小说全本资源

    三个师母
    已完结短篇小说《三个师母》,是作者“丑八佰”的巅峰佳作,讲述了陈不凡澹台皓月虐心动人的爱情故事。o;陈不凡扭头问道。“你想和师姐住一起?”澹台皓月故意曲解,掩嘴娇笑,“那行啊,和师姐睡一张床都没问题。”陈不凡暴汗。“大师姐,男女有别,你如果住在楼上,我就住楼下了。”人家女
    作者:丑八佰 更新时间:2022-06-23 18:02:12
    开始阅读
    三个师母章节

    第7章

    第7章

    炸锅了,彻底炸锅了!

    王豆豆本来在苏城大学就是个名人,被推为六大校花之一。

    她的举动随时随地被人关注。

    这么大的事件,发酵是必然的。

    不得不说王豆豆真能睡,一节课没有醒一醒,嘴角挂着哈喇子,一侧脸庞挤压变型。

    但依旧挡不住她的童颜可爱。

    转眼到了课间休息,王豆豆仍然呼呼大睡。

    陈不凡起身,独自去逛逛。

    之前总是待在山上,下山次数有限,现在师娘放手任其闯荡,有种挣脱牢笼的欢快。

    那种心情有些复杂,一方面舍不得师娘,另一方面又对外面的生活充满憧憬。

    陈不凡来到操场,因为穿着特殊,一路上回头率极高,时不时的被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

    “哎?这人好像王豆豆的男朋友啊。”

    “我也看了贴吧,应该错不了。”

    “这小子蛮帅的,老娘喜欢。”

    “别自不量力,王豆豆什么级别,你什么级别,一脸雀斑,好似蝇子屎一样摊在脸上,人家能看上你?”

    “你好,世界上最富有的女孩,拥有私人飞机场。”

    “......”

    在陈不凡闲逛的同时,娱乐城贺三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大哥,有那小子的消息了。”一个染红头发的年轻人恭敬说道。

    “说!”

    “他在苏城大学,是苏城大学的学生。”

    “消息准确吗?”贺三皱皱眉头质疑道。

    “百分之百错不了,我表弟就在苏城大学,而且那小子的照片出现在了学校贴吧。”

    “好,我知道了。”贺三挂断电话,嘴角轻微上扬,折射出一丝厉色。

    随之在上衣口袋拿出一根香烟,火苗点燃,口吐云雾。

    “家伙搞到了没有?”贺三坐在一张豪华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手边一杯高档红酒。

    “大哥,时间紧急,只搞到了一把。”身后一男子回应道,“如果给我两天时间,多弄几个没问题。”

    “一个就够了,今天动手,我让那小子去死。”贺三恶狠狠道。

    他等不及了!

    昨天的事,不出所料的传进了一些人的耳朵里。

    仅仅早晨便接到了两三个电话。

    口中说着关心的话语,实则无非在看笑话。

    说什么用不用兄弟帮忙找回场子,昨天被人揍没受伤吧?严不严重?

    那小子是谁,兄弟帮你剁了他。

    一个比一个虚假。

    贺三和他们什么关系,心中一清二楚。

    暗中较劲,明争暗斗好多年。

    打来电话什么意思?不是看笑话又是什么?

    耻辱!

    “大哥,用不用多带些人手?”

    “有家伙怕什么,他难道还能躲过子弹?”贺三冷冷一笑,端起酒杯一口而尽。

    屋内杀机四伏!

    ......

    陈不凡幽幽闲逛着,感受大学校园气息。

    看着与自己年龄相差无几的学生,内心想融入其中。

    他没有朋友,没有亲人,除了师姐和师娘之外,几乎不熟悉任何一个人。

    此时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道声音在身后响起。

    “兄弟,你是王豆豆男朋友吧?”

    转过身只见一白白净净的男生,身高一米七左右,长得眉清目秀,皮肤水嫩,好似一个女孩子。

    一个男生比女孩子长得还漂亮。

    说话嗓音稍细,听起来有些别扭。

    不过此人田宅宫宽广丰隆,天仓处平整,鼻梁挺拔,眼珠黑白分明,非富即贵之相。

    这是陈不凡在他面相上所看到的,也是对他的第一感官。

    “额!”陈不凡愣了一下,“为什么会这样说。”

    “学校贴吧都火爆了”

    这个男生自来熟,话匣子一打开,根本停不下。

    “贴吧?不知道。”陈不凡摇摇头,“我和王豆豆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你真不是王豆豆的男朋友?”

    “不是!”

    “还好。”男生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暗中松了一口气。

    “什么还好。”陈不凡感觉莫名其妙。

    “没什么,认识一下,我叫苏莫君。”

    “陈不凡!”

    “名字不错。”苏莫君呵呵一笑,“你是刚转过来的吧?”

    “嗯!”

    “我也是,刚过来一个礼拜。”苏莫君伸出一只手,比大姑娘的还白还细,“以后咱们算认识了。”

    陈不凡毫不吝啬,两只手握在一起。

    “咱们到那边聊聊怎么样?交个朋友嘛。”

    “好啊。”

    两人来到一处凉亭,周围栽种了不少树木花草。

    现在正值夏天,坐在凉亭之中,微风徐徐,别有一番凉爽。

    “陈不凡,你和王豆豆怎么认识的?据说你今天坐她车来的,你们俩什么关系?”

    苏莫君好像很爱干净,石凳子特意用一张白纸擦了擦。

    从第一句话开始,苏莫君几乎没离开过王豆豆三个字。

    “说一下也关系,王豆豆是我师姐的表妹,由于第一天来上学,不太熟悉,所以我跟着她一起来的。”

    “原来这样啊。”苏莫君恍然大悟。

    “你不会喜欢王豆豆吧?”陈不凡突然问道。

    “没......没有。”苏莫君蓦然脸红,急忙否认。

    陈不凡不是傻子,一眼瞧得出来。

    这娘炮绝逼喜欢王豆豆。

    否则怎么抓住王豆豆问东问西?

    王豆豆长得确实惹人爱,可惜她那性子,难以驾驭。

    在陈不凡眼中,这个苏莫君基本没戏。

    说话软绵绵,娘娘们们,怎么能征服彪悍的王豆豆。

    就在这时,陈不凡口袋的手机响了。

    “喂,豆豆。”

    “相声哥你在哪呢?刚睡醒。”

    “......”

    “说话啊,我去找你。”

    “在学校凉亭这边。”陈不凡说完挂断电话。

    “王豆豆要来?”苏莫君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嗯!”

    “你们之间真没事?”

    陈不凡苦笑不已,“我昨天才认识王豆豆,你说有没有事。”

    苏莫君干笑两声,随之在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一面镜子,一把小梳子。

    对着镜子整了整发型,又喷了一些男士香水。

    一个大男人随身带着梳子镜子,比女人还娘们。

    这货多少沾点闷/骚啊。

    不一会,王豆豆一蹦一跳的到来。

    这么大别蹦了,不怕内衣崩开?

    关键还晃眼。

    “相声哥,我来了。”王豆豆笑嘻嘻道。

    “咦?这个男生看着好眼熟啊。”

    一来,王豆豆便奇怪的打量着苏莫君。

    “豆豆姐,我......我是莫君啊。”苏莫君紧张的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