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文学大全 > 下山找四个师姐
    下山找四个师姐(陈不凡澹台皓月)全文免费阅读

    下山找四个师姐(陈不凡澹台皓月)全文免费阅读

    下山找四个师姐
    精品小说《下山找四个师姐》由丑八佰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不凡澹台皓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的搭在陈不凡肩膀,身体挨得极近。“师姐住哪里?”陈不凡扭头问道。“你想和师姐住一起?”澹台皓月故意曲解,掩嘴娇笑,“那行啊,和师姐睡一张床都没问题。”陈不凡暴汗。&ldqu
    作者:丑八佰 更新时间:2022-06-23 18:33:19
    开始阅读
    下山找四个师姐章节

    第14章

    第14章

    话音刚落,口袋的手机响了。

    “张局!”

    “案件有了进展,我已经找到了嫌疑人,什么?现在撤离?”

    “凭什么!”

    “张局,如果案件与他们无关的话,我自然会放掉。”

    李梓琪越说越激动,无非上面施压,让她接手的案件受到阻挠。

    打了将近五分钟,李梓琪才愤愤挂断。

    没办法,上面发布了命令,不听话就把她调到其他部门。

    比如文员,或者交警大队。

    为了能让这起案件水落石出,李梓琪只好暂时放弃。

    等之后慢慢搜查证据,将歹徒抓捕归案。

    “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王豆豆吐了吐小舌头,得意不已。

    “你......”李梓琪气的说不出话,迈开大长腿便往楼下走。

    “别忘了我的诅咒,豆豆的话向来很准。”

    楼下!

    “走!”李梓琪气呼呼下来,冷若冰霜。

    “李警官,不吃饭走了?”陈不凡伸了伸懒腰。

    李梓琪本打算快点离开,听到陈不凡的话,反而停下了脚步。

    “你叫什么名字?”

    “无可奉告!”

    “你!”

    别墅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难缠?风水有毒吧。

    “昨天贺三失踪,一夜未归,是不是你下的手?”

    “你怎么知道一夜未归,难道你是他的......”

    纯纯的调侃!

    “放屁!”李梓琪忍不住爆粗口,“根据报案人提示,昨天下午贺三一个人开车出去,沿途监控显示到了上阳湖。”

    “车子至今还停留在那!”

    “而昨天上午你和那个女孩去过上阳湖,时间上完全吻合。”

    “喂喂喂,打住!”陈不凡抬手打断,“越说越玄乎,上阳湖风景优美,是个不错的地方,每天去的人很多。”

    “照你这样判断,是不是昨天每个去上阳湖的人都有嫌疑。”

    “不是!因为前天晚上你跟贺三结了仇,所以凶手极其可能是你和那个女孩子。”

    “没证据的事最好别瞎说。”陈不凡拒不承认,“刚才你也说了贺三一夜未归,确定他死了?尸体找到了?”

    尸体这辈子也别想找到,化尸散最牛比的地方不仅可以化尸,距离近的所有东西都会被无情销毁。

    包括衣服,随身携带的物品。

    想找到杀人证据,几乎不可能。

    陈不凡所有的事情都想到了,岂会让人抓住把柄?

    “那你敢不敢跟我去局子?”李梓琪眼睛一转,激将道,“你一个男人,不会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吧?”

    “没有,我向来胆子不大,晚上不搂着个人,根本不敢睡。”陈不凡根本不上当,圆滑的很。

    去个毛线!不吃饭了?不上课了?

    谁闲的没事去那里面坐坐。

    “你!”李梓琪紧咬贝齿。

    今天不知道被气了多少次。

    “美女,说点题外话,你是不是月经不调?”

    “你说什么!”李梓琪以为在调侃,拳头紧握,忍不住想打这个混蛋一顿。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差不多三个月没有准时来过月事了,小腹时而疼痛,尤其早晨和晚上。”

    “你怎么知道。”李梓琪脱口而出。

    “少生点气大姨妈就准时了,一切症状都会消失。”陈不凡不是胡诌,而是实话。

    “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句话,百病皆由气而生,少生点气才是养生之道。”

    “呵呵,不用你操心了。”李梓琪冷笑,转身便走。

    “这个月大姨妈会提前一个星期,不出意外就在今天,总之你注意点,别到时候弄一裤衩子,不好洗。”陈不凡善意提醒。

    “王八蛋!”

    是可忍孰不可忍,加上李梓琪暴躁的性格,爆发情理之中。

    转身便是一个高鞭腿,虎虎生风,刚猛有力。

    陈不凡此时正坐在沙发上,身子后仰,腿风拂面。

    同时一只抬起,准确抓住。

    轻松而又随意。

    “刚给你说了不能生气,一个女孩子家一天天火气那么大。”

    “松开!”李梓琪使劲抽了两下,结果纹丝不动。

    “打人还有理了。”陈不凡戏谑道,一双眼睛不停的打量一条浑圆而修长的腿。

    虽然隔着裤子,却手感极佳。

    “找死。”李梓琪说完,身体腾空跃起,另一条腿朝着脸面扫来。

    此等招数,对付普通人还可以,对于陈不凡来说,太小儿科了。

    陈不凡不动如松,左臂挡在太阳穴,一手一腿碰撞。

    手腕转动,胳膊将之夹住,腰身扭转,李梓琪头昏脑涨被摔在沙发上。

    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

    陈不凡顺势压了上去,将之擒住。

    “美女,身手不错嘛。”

    “混蛋,给我起来。”李梓琪低吼道。

    其余三位巡捕反应过来,掏出配枪,指着陈不凡,“公然袭警,快点放开李队,不然我们开枪了。”

    眼前的少年可能是个杀人犯,不能大意。

    掏枪警告!

    “哇哦,你们在做什么?配对?”楼梯间,王豆豆的声音响起。

    配对?那是动物之间的行为好不好。

    “相声哥,这个女人很可恶呢,教训教训她,让她怀上你的娃,以后吃她的,喝她的,让她知道人世间的险恶。”

    这是过招交手,不是在那啥。

    王豆豆能不能正常一点啊。

    陈不凡谨慎爬起,脚步后撤,在松开李梓琪的一瞬间,她又出手了。

    不对,是出脚。

    陈不凡轻巧闪开。

    李梓琪起身,不依不挠。

    “哎哎哎,你难道还想再次被压在身下?”

    李梓琪整理一下散乱发丝,微微气喘,表情凶恶,“咱们走着瞧,贺三的事情没完。”

    “随便你调查,反正不关我事。”陈不凡摊摊手。

    “哼!”李梓琪冷哼一声,快步离开。

    刚出来金沙苑,李梓琪觉得不对劲,脸色一下红润起来。

    “去附近超市。”

    “怎么了李队?”

    “不该问的别问,快点开车。”李梓琪凶巴巴催促。

    来大姨妈了......

    完全没有准备,去超市买姨妈巾啊。

    真被那个混蛋说对了,今天真的来了。

    非得弄裤裤上不可。

    还有那个可恶的丫头,有那么诅咒的吗?

    那俩人就是煞星,天生的乌鸦嘴。

    王豆豆确实是乌鸦嘴,歪打正着,陈不凡则有真材实学,并非胡咧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