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文学大全 > 大佬娘亲她带崽飒爆全皇朝
    大佬娘亲她带崽飒爆全皇朝小说_大佬娘亲她带崽飒爆全皇朝暮云初帝夜冥小说在线阅读

    大佬娘亲她带崽飒爆全皇朝小说_大佬娘亲她带崽飒爆全皇朝暮云初帝夜冥小说在线阅读

    大佬娘亲她带崽飒爆全皇朝
    让人唏嘘的都市言情小说《大佬娘亲她带崽飒爆全皇朝》给大家整理好了,魏大侠 笔下刻画的人物暮云初帝夜冥非常之真实,小说感染力很强,具体内容试读:萧睿又吐了一口鲜血,眼看着暮云初一步步朝着自己逼近,他下意识往后缩着身体。暮云初瞧见他这怂包的模样,嗤笑一声。什么排行前三修炼天才?什么狗屁萧将军?在她眼里,就是一杂碎!她手指微动,萧睿,想活命吗?萧睿咬牙,不语。摆明着想羞辱他看来你不想活命啊。清冽的嗓音里透着一分唏嘘。她嗤笑:可惜啊,你的血太臭,......
    作者:魏大侠 更新时间:2022-06-23 20:07:23
    开始阅读
    大佬娘亲她带崽飒爆全皇朝章节

    第3章 你的血太臭,孤不太喜欢

    萧睿又吐了一口鲜血,眼看着暮云初一步步朝着自己逼近,他下意识往后缩着身体。

    暮云初瞧见他这怂包的模样,嗤笑一声。

    什么排行前三修炼天才?

    什么狗屁萧将军?

    在她眼里,就是一杂碎!

    她手指微动,萧睿,想活命吗?

    萧睿咬牙,不语。

    摆明着想羞辱他

    看来你不想活命啊。清冽的嗓音里透着一分唏嘘。

    她嗤笑:可惜啊,你的血太臭,孤不太喜欢,那就——直接杀了吧!

    语落,她周身杀气顷刻迸出。

    逼得吃瓜群众连退数步。

    萧睿也察觉到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吓到连滚带爬要逃——

    暮云初正要抬步走向他,忽然眼神微敛。

    远处,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朝着这个方向疾驰而来。

    马蹄扬起的尘土,逼得看戏的百姓们连连后退。

    护送马车的侍卫大呼:让开,别挡路!

    路过的众人在瞧见疾驰而来的马车之时,纷纷变了脸色。

    众人当即下跪,山呼震天:见过九幽王!

    九幽王身份尊贵,全北玄国唯一异姓封王。

    虽不是当今帝王亲弟弟,却胜过其他亲王。

    连帝王都害怕的男人。

    没人知道九幽王的样貌、修为、身世,甚至名字。

    没人敢直呼。

    残暴嗜血的男人,让全皇都百姓闻风丧胆,能治小儿夜啼。

    路人跪下,莫不是瑟瑟发抖。

    齐刷刷下跪的姿态,唯有那绯衣头戴纱帽的人笔挺立着。

    暮云初前世作为活了上万年的吸血鬼皇族,只有别人跪她的份,可没有她跪别人的。

    马车骤然停下。

    趴在地上的萧睿轻咽了一口唾沫。

    在死在暮云初手中还是被九幽王的侍卫一脚踹开间衡量半晌。

    他艰难地爬向了马车。

    九皇叔,救命——这等刁民,要杀我!

    他朝着马车的方向伸出手。

    随行在侧的侍卫云煞轻轻蹙了蹙眉,一甩马鞭,裹住萧睿将他扔开。

    他冷厉地看向暮云初。

    看见我们主子,为何不跪?

    暮云初蹙了蹙眉。

    并非是云煞的话,而是

    熟悉的味道。

    虽然穿越到这具身体,她的灵敏度减弱了不少。

    但对血味,她有着身体里的本能。

    那是——

    五年前,冰棺里男人的血味!

    她猛然抬眸,视线轻敛。

    够倒霉的!

    最令她烦躁的是,马车内的男人身上血味,对她实在有致命的诱惑。

    哪怕都过去了五年

    这血真香。

    她轻舔嘴角,想要。

    更想要这男人成为自己的男宠。

    但,手被轻扯了扯。

    是两个小奶娃,一左一右拉住了她的手。

    爹爹,这个大鼠好凶喔。女娃娃先出声。

    原本再要呵斥暮云初的云煞,差点没有吐血,什么大鼠?

    这是哪国口音?

    气人得紧。

    马车内的男人,缓缓睁开冰眸。

    幽蓝的深瞳,似盛了夜色,染了霜华,灼灼其华。

    吵,挡路的,杀了。男人轻启薄唇,不太耐烦了。

    马车外的云煞听见吩咐,心底暗道一声糟糕。

    刚要出手,却发现那抹绯色出手更快。

    迅如疾风!

    他刚回神刹那,就被绯衣人手握脖子。

    快得,不过眨眼之间!

    云煞脸色微变,他自随了他们尊上开始,从未有过被人握住脖子的时候!!!

    这是第一次。

    黑纱后的人儿,轻勾嘴角,语气却慵懒了几度,你们主子,血,好香。

    云煞:

    马车内的男人,眸光微凛,霎时冰瞳里跃起杀意。

    找死!他轻嗤。

    手握云煞脖子的暮云初感觉到了强大的威压袭来,她吊儿郎当的神色瞬时一敛,一个跳跃,避开了威压!

    而刚刚停留的地方,无声被轰出了一道巨大的窟窿。

    若不是云煞躲开及时,他也会被轰成一滩肉泥。

    四周看戏众人惊得不敢吭声,大气不敢出。

    暮云初眸底掠过一抹兴味的光,唇角漾开了妖娆的微弧。

    啧啧。

    脾气不太好。

    不过和她性格挺合适。

    让她更想要得到这男人的血了。

    爹爹,果果说他饿了,呜呜呜。暮九倾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

    小男娃本来板着脸,突然听见妹妹这么说,小嘴角轻抽了一下。

    他暗自嘀咕:自己饿了,非要扯我身上。

    暮云初也不再恋战,回到两个宝宝身边,一手牵一个,小吃货,走吧。

    一家三口走了。

    云煞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心底不由得惊叹:刚刚那小子我竟然也没看出他的修为。

    整个大陆,除了尊上之外,他从没如此过!

    一般战斗情况下,他都能迅速准确看出对方修为,可今日,却

    马车内的男人,华眸一瞬狭长,身上散发出了比方才更强势冰冷的气息。

    刚刚,是个男人?他冷冷地问。

    磁魅、暗沉的嗓音,让人如坠冰窟。

    云煞不明所以,只是点点头,是的,是个男人,戴着纱帽,没看见脸。

    马车内,再无声响。

    云煞一时捉摸不透他家主子的心思。

    自五年前尊上被一个女人睡了后,竟然再也没有找到这个女人,尊上比以前更暴戾了!

    在这玄月大陆之上,竟然有人能逃过他们尊上势力,掩藏五年!

    潘云酒楼。

    暮云初牵着两个团子进入酒楼,点了一桌菜。

    却尤为引人注目。

    自天丹拍卖会出来,一行三人就格外惹人眼球。

    自落座后,两个团子都吃的很香。

    这两个娃娃,女娃娃叫暮九倾,男娃娃叫暮九寒。

    五年前,她因为暮倩倩的毒睡了个男人,事后她压根不知道自己竟然怀了!

    起初并不想要这两个娃,但怀孕的时候,她发现这两个娃在她肚里时,能帮她压制身体里的暴虐嗜血的血魔。

    甚至

    在临盆之日,将血魔从身体里逼出。

    也是自那日开始,她强大的自愈能力恢复。

    也让她脸上的胎记瘢痕消失。

    不过这脸上胎记,从一开始她便看出——这是毒丹导致的毁容。

    至于血魔

    是她之前在血族做女皇时,这家伙就一直随从在身侧。

    隐匿在她身体里,她虽是吸血鬼,但也不会盲目吸血,她也是个有品位的高端吸血鬼。

    可血魔不一样,见到个血味好闻的,就得扑上去。

    前世她可以控制血魔。

    五年前她刚穿越的这具身体,弱的一批,可操控不了血魔。

    不过

    现在不同。

    至于两个娃,既然生了,就当是负责任。

    一只红色的毛球突然跳上暮云初的肩头。

    女皇陛下,我听见你好像在召唤我哦?